戚家军被屠真相:兵变只是借口,南北军矛盾才是主要原因

作者|冷研作者团队-九鱼亭

字数:2682,阅读时间:约5分钟

编者按:16、17世纪,东亚最强的军队非戚家军莫属,这支部队几乎百战百胜,在戚继光的率领下,创造了无数的辉煌,可在张居正、戚继光先后去世后,戚家军成了没妈的孩子。战死沙场或许是战士们的最高荣誉,但这些久经战阵的勇士,最终没有死于战场,反而死在了自家的屠刀之下。对此,冷兵器研究所已经有文章《自毁长城的蓟州兵变:援朝战场的戚家军遭友军屠杀,主谋还被升官》介绍。本文则主要讲一下此次屠杀事件背后的明朝南北军矛盾。

李成梁送礼,张居正拒收

张居正在位时期,李成梁和戚继光都是其最倚重的将领,但张居正对他们的态度却有所不同。戚继光统兵很厉害,也同样会搞人际关系。对于张居正这个大靠山,戚继光时常会送钱、送东西,甚至送美女,张居正也是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李成梁的战功也不比戚继光差,对于李成梁,张居正也是颇为看重。然而,人和人不同,关系也必定会有所区别。众所周知,戚继光早就是张居正的亲信,为了保住戚继光,张居正会随时调整戚继光的上下级。

此外,张居正倒台后,戚继光马上就被弹劾,可见其关系之密切。反观李成梁,虽说同样是边关重将,但受到的礼遇远不及戚继光。史料记载“时江陵张居正当国,以法绳天下,尤留心边事。成梁晋爵宁远伯,以金贻之,居正语其使曰:‘而主以百战得功名,我受其金,是得罪高皇帝也。’ ”

也就是说,李成梁为了报答张居正的恩情,在封为宁远伯之后,就给张居正送去不少黄金。李成梁以为张居正必定会欣然收下,可张居正坚决不收。

对于李成梁送钱这事儿,张居正打起了官腔,如果我收了你的钱,那就是得罪了太祖高皇帝。张居正坦然收下戚继光的钱,却不收李成梁的,由此就能看出一二,对于自己的亲信戚继光,张居正更加信任。

李成梁这个闭门羹吃得很郁闷,他当然不敢说张居正的不是,但他很有可能将矛盾转嫁到戚继光乃至戚家军为代表的南军身上。正是因为戚继光的得宠,才让他如此尴尬。

史料记载:“然蓟门守甚固,敌无由入,尽转而之辽,故成梁擅战功。”戚继光在解决倭寇后,就被调入蓟门防守,戚继光用兵如神,守卫边境自然也不在话下,蓟门被他守得是滴水不漏。

有时候,戚家军会奉命帮助李成梁作战,对于命令戚家军自然也是全力以赴,但打跑了鞑靼兵,李成梁会服气吗?笔者大胆推测,明朝南兵和北兵的矛盾,大致就是由此而起。

戚家军和李家军争功

1592年,爆发了万历朝鲜战争。作为南兵的戚家军也在征召之列,而此次前线的最高指挥官就是李成梁的儿子李如松。

李如松一贯骄横无礼,加之南北军的矛盾已经显现,李如松就将平壤最难攻克的牡丹峰交给了吴惟忠。当时戚家军主要有三位将领,分别是吴惟忠、骆尚志还有王必迪。

然而此战中,戚家军表现凶猛异常,率先攻下了牡丹峰,吴惟忠胸部中弹,但仍然坚持指挥战斗,史称:“南兵不顾生死,一向直前,吴惟忠之功最高。”

李如松安排作战,将最难攻下的地域交给了戚家军,其目的也有削弱南兵的意思。如果戚家军失败,李如松不仅能找回面子,还能借此重罚戚家军。此时,戚家军的后台已经没有了,要想得到朝廷的承认,他们必须用军功说话。而此战中戚家军表现十分出色,再次让李如松心怀忌恨。

即使戚家军并无出格的表现,但在李如松看来,南兵就是在和他的北军抢功劳。战后,李如松并没有将首功记在戚家军身上,而给了己方的杨元、李如柏。史料记载“当初南兵先登有功,而李提督不为录功,是以南兵多怨对者。”李如松不给戚家军记功,引起了戚家军的强烈不满,不仅如此,就连战前承诺的300两银子也不给。

王必迪让李如松很没面子

吴惟忠为人比较厚道,加之有伤在身,也不想和李如松计较,但戚家军也从来不是吃素的,游击将军王必迪亲自找上门和李如松理论。

游击将军和李如松的职位相差很大,但王必迪就敢当面指责李如松,这让李如松很没面子。史料记载“先上城者与银三百两或授以都指挥佥使,今者先登者众,而三百两银何在?指挥佥使又何在焉?是谓不信也。大军不为前进,只率先锋往击,一有蹉跌,大军挫气而退,以是言之,非不智为何?如此而可以攻城耶?”

王必迪直戳李如松的肺管子,要求拿回赏金,还将李如松怼得哑口无言。攻城之前,戚家军来不及吃饭,就将其拉上了战场;立了大功之后,之前奖励不给兑现;在作战中,只让戚家军作为主攻先锋,后方部队则一有情况马上撤退。

李如松面对王必迪的指责并没有发作。因为他实在没理。最终,他只好是把那300两银子给了戚家军。但李如松从来不是个怕事的人,如果他没有当面发作,很可能会在背后使诈。此后,南北兵的矛盾也逐渐公开化。

矛盾全面爆发,借欠饷发难屠杀戚家军

到了1595年,戚家军已经回到了驻地石门寨,可军饷还是没有发。辽东经略宋应昌为了鼓舞士气,还曾经将戚家军原本每年18两的军饷,提高到了43两。但当时朝政财政窘迫,张居正所积累的家底早就花完了。对于南兵的高军饷,北兵也必定有所意见。

之后,史料记载,“蓟三协南营兵,戚继光所募也,调攻朝鲜,撤还,道石门,鼓噪,挟增月饷。保诱令赴演武场,击之,杀数百人,以反闻。”以及“建昌营调南兵三千留养,以备倭之缓急。而十月间,以离家日久,钱粮不给,含忿谋作乱。事觉,杀三千三百余口。”就这样,由于长期得不到军饷,戚家军的将士们终于无法忍受。

他们找到了蓟镇总兵王保,将士们只想要回自己本应得的军饷。结果,王保命戚家军在教军场集合,战士们以为要给发军饷了,就全部集中起来,可在那里等待他们的,并不是他们的军饷,而是一场大屠杀。没有携带武器的戚家军,多达数百乃至三千余人,尽数被屠戮。

王保只是一个总兵,虽说权力也不小,但他有胆子擅自杀人吗?而且一杀就是几百乃至几千的将士。所以笔者推测,这次屠杀有李如松等北兵高层的参与的可能性。因为杀完人之后,王保不仅没有遭到惩罚,反而还升了官,这些冤死的将士们却背上了一个谋反的帽子。史料记载“巡关御史马文卿庇保,言南兵大逆有十,尚书石星附会之,遂以定变功进保秩为真。”

当时,抗倭援朝战争还没有结束,正值是用人之际。明廷却屠了戚家军,可谓断了明军半条臂膀。在一个封建政权当中,一支王牌部队的作用毋庸置疑,从小处了去说可以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败,往大了说,甚至可以决定一个王朝的生死!由此可见,当时的明廷从上至下已经腐朽不堪,如此这般,大明不亡,真可谓是天理难容!

参考资料:

《两朝平攘录》

《朝鲜宣祖实录》

《明史·列传第一百二十七》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九鱼亭,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