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万!法院拍卖网红柴犬“天价”成交

经历664轮竞价,延时4个多小时结束……11月4日下午2点42分,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对柴犬“登登”的拍卖最终“落锤”,以16万余元的“天价”成交。

时隔三年两度被法院拍卖,“登登”的坎坷命运令这次拍卖获得很高的关注度。16万余元高于执行标的金额的部分将如何处理?买家如果后悔了将面临什么后果?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就这些问题进行了采访。而执行法官也结合这次拍卖,对宠物寄养的相关法律问题给出了建议。

异常激烈延时4个多小时,以16万余元成交

此次朝阳法院拍卖柴犬“登登”受到了广泛关注,竞拍过程也异常激烈。11月3日上午10点整拍卖开始,起拍价为500元,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看到,起拍不到8分钟,竞价就已达到1万元;起拍13分钟后,竞价突破2万元;之后竞价继续快速上升,起拍22分钟后已突破3万元。

在这之后,竞价的激烈程度曾一度减缓,直到当天晚上8点03分,竞价突破4万元;又过了大约1个小时,达到5万元。

这次拍卖原定于11月4日上午10点整结束,此时竞价已达66330元。而根据司法拍卖规则,在拍卖结束前,每最后5分钟如果有竞买人出价,系统会将结束时间自动延迟5分钟。

之后的竞拍过程可谓进入了白热化阶段。特别是在上午10点半之后,竞争主要发生在两名竞买人之间,两人相互缠斗,轮番加价。另外几名竞买人在零星出价后,很快选择了放弃。下午2点17分,在本次拍卖最终结束前20多分钟,一名神秘买家突然“杀入场内”,出价5次后退出竞争。而在整个拍卖过程中,又有数十人陆续报名参加。

最终,经过4个小时42分钟的267次延时,竞价迅速飙升9万多元,将成交价锁定在160010万元。

网友:希望“登登”能在新家安度余生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这次拍卖最终以最高价胜出的是一位姓舒的竞买人。下一步,这位竞买人需依照标的物《竞买须知》、《竞买公告》要求,按时交付标的物网拍成交余款、办理相关手续,成为“登登”的新主人。

记者从此次拍卖的辅拍机构了解到,这次拍卖所得价款将用于支付宠物中心被狗主拖欠的寄养费用。为高达16万余元的成交价,已经超出了执行标的金额,那么,多出的款项将如何处理呢?

一位南京法院执行局法官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根据司法拍卖相关规定,法院在扣除执行费用后,会将多出部分退还给被执行人,也就是“登登”的原主人。

柴犬“登登”的拍卖吸引了大量网友关注,随着竞价不断抬升,不少网友表示没有想到会出现如此高价。还有一些网友表示,成交价有多少是一个方面,而他们最关心的是,登登能否找到一个新的“归宿”,希望它能在新家安度接下来的余生。

法官:寄养宠物应签署合同并增加相应条款

16万余元的价格,对于一只虚8岁的成年柴犬来说可谓“天价”,如果竞买人后悔了怎么办?

据介绍,司法拍卖具有严肃性,悔拍将承担严重后果。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注意到,朝阳法院在拍卖前作出特别提醒,如悔拍将承担没收保证金、补齐差价等法律责任;如恶意抬价,扰乱司法拍卖秩序,法院可对其进行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记者还了解到,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网络司法拍卖竞价程序中有依法应当暂缓、中止执行等情形的,法院应当决定暂缓或者裁定中止拍卖。

今年6月,滁州中院拍卖一张“青眼白龙金卡”,在开拍30多分钟后,这张评估价仅为100元的卡牌竞价格突破了8700万元,随即拍卖被中止。拍卖页面上显示的中止理由是“拍品与实际竞拍价格严重不符,可能存在恶意炒作与竞价行为”。而1天后,该名被执行人的一只评估价为50元的U盘在拍卖过程中,叫价达到4万元,最后也被紧急叫停。

对“登登”的两次拍卖,也引发了对宠物寄养等方面法律问题的思考。朝阳法院执行局法官建议,寄养宠物时应签署正规合同并增加相应条款,寄养人要考虑到不能支付寄养费用和自身出现生命问题时关于宠物寄养费用支付和宠物所有权的处置条款问题,要约定紧急情况下的联系人,或者给寄养中心宠物所有权的处置权。该法官还表示,虽然宠物一般情况下不会被作为财产处理,但当给别人造成持续损害时就有可能被处理,因此在养宠物时要尽量避免给别人造成人身或经济方面的损失。

【新闻延伸】

朝阳法院为何会两度拍卖柴犬“登登”?

朝阳法院为何会时隔三年再次拍卖柴犬“登登”?这还要从7年前说起。

2014年,柴犬“登登”的主人肖某将其寄养在北京的一家宠物中心。在寄养1300多天,拖欠寄养费6万余元后,宠物中心于2017年将肖某诉至朝阳法院,法院判决肖某应给付上述寄养费。为了帮助“登登”找到主人,朝阳法院的法官多次打电话、张贴公告,但肖某始终未前来。宠物寄养中心的损失持续增加,为了防止损失扩大,同时也为帮“登登”找到一个新的“归宿”,法院裁定对其进行司法拍卖,计划于2018年11月进行。

2018年10月底,肖某通过越洋电话联系上法官,承认自己有过错,表示愿意为此承担责任。他还向寄养中心负责人表示,愿意偿还拖欠的费用。在肖某将拖欠的寄养费、狗粮费全部结清后,朝阳法院决定对“登登”暂缓拍卖。

但在这次和解后,肖某仍未按期接走“登登”,又产生了新的寄养费用。今年10月,朝阳法院决定对“登登”再次进行拍卖。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万承源

责编:王浩 【投稿、区域合作请私信或发3469887933#qq.com24小时内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