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捐门:马斯克高位减持?

社会很单纯,复杂的是人

前段时间联合国粮食计划署主任在说到全球饥饿人口问题时,直接喊话马斯克,说身价3000多亿美元的马斯克只要捐出2%的个人净资产,也就是60亿美元,就能解决全球的饥饿问题。

不仅如此,还把道德绑架口号喊的是响天动地:

立即站出来,“一次性”帮助解决世界饥饿问题

对于大学时代学习过经济学的马斯克,听到这种话,自然是反唇相讥:

只要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官员能够详细说明60亿美元如何解决世界饥饿问题,并且能够财务公开,他很愿意卖了股票捐助。但它必须是开源会计,这样公众可以准确地看到钱是如何花的。

当然,联合国的人也不是吃素的,马上说,自己真实的意思是,这60多亿只是帮助4200万人度过这次粮食危机的一次性捐款。

紧接着就是各种忽悠:

你的帮助能给大家带来希望,稳定,并且能改变未来!这并不比造猎鹰火箭复杂,但我们必须进行一次对话。要不我现在就“打飞的”去找你,如果我说的话让你不开心,你可以随时把我踢出来!

而马斯克依旧坚持自己经济学的思维:

详细公布你们目前和计划的支出,这样人们就能知道钱都花到哪里去了。把一切都摊开在阳光之下吧。

最后,联合国的人建议:线下见面会私聊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马斯克如此刚?为什么这个事情又跟拜登有关?

——————————————

上个月,美国人自己统计出来,1%的顶级富豪握有的资产,已经超过了全美所有中产的家庭财富总计。

作为新晋首富的马斯克,自然是被很多人眼睛盯着。

联合国喊话马斯克,本质上,就是一种公有制的道德绑架。

作为市场经济的拥护者,马斯克没有说不捐钱,而是要求联合国像企业记账一样,开诚布公的讲清楚所有的捐款是如何帮助饥饿的人们。

这背后的真正矛盾是:

马斯克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创新更好得解决饥饿的问题,市场调节资源有效分配,才可以极大得减少饥饿问题。而联合国的人作为垄断机构,不愿意做类似于上市公司那样透明化的公开。

因此,根子上的冲突点是,马斯克相信市场,不相信有形之手可以直接解决饥饿问题。因为,有形之手的存在就会有寻租活动,然后,就是大量浪费、各种灰色游走。

从这个角度而言,最后联合国的人竟然提议以私聊的方式推进交流,真的是耐人寻味。

事实上,前段时间就爆出,联合国在很多拉美地区的穷小国家的驻地都是当地最繁荣的地区,有着当地人根本不可能消费得起的各种奢侈品和高档餐厅。

作为资深网民,马斯克不可能不知道这点。

帮不帮助穷人是一回事,如何帮助才是关键,口号很响,嘴炮很6,可历史上最多的就是“慷他人之慨”的公有制做法。

无独有偶,近期马斯克又搞了一个股票减持网帖,让网民投票决定他本人是否需要减持10%的特斯拉股票。

这个事情的背景是,拜登计划对最富有的人征收额外的富豪税,计划是总计收1.4万亿美元,用于大基建和发福利。

很明显,拜登的诉求和联合国人的说法有着极为惊人的相似点。

其实,前几天马斯克就公开怒怼拜登,明确说:

即使超级富豪被征收“100%”的税,政府也需要向“普通公众”寻求帮助,以弥补缺口。“这是基本的数学”!控制政府支出才是关键。

那么,问题来了:拜登向富人开火真的全错?还是说马斯克的话里也有水分?

—————————————

奥巴马至今的三任总统,不管什么招数,基本上都是烧储蓄举债放烟花。

经济有点问题就刺激,每次刺激,真正获益的就是推出这些政策的人,背后的金主爸爸。

渐渐地,美国的经济增长不再是以创新、努力上班为驱动,而是以爽歪歪来驱动。

市场经济调节资源配置的功能不断被削减,取而代之的是10年以上的货币放水。

帮助穷人从道德上没有问题,但是,如何帮确实是一个世界级的难道。

因为,如果帮助穷人的方式是直截了当的杀富济贫,或者是疯狂举债,那么,谁来创新创造财富?

自由民自由交换是创造财富的唯一途径。

把富人的财富用金融工具顶起来,就是消灭自由交换。

难怪美国过去10来年大部分时间里,债务的增长速度都是超过GDP速度,凸显了债务驱动经济增长的真相。

市场经济的本意,就是努力创造别人要的东西,然后自己获得收入。

这个世界从来不会善待巨婴,而是要求每个人努力上班,这样才能有全局性的经济发展。

你为他人提供别人要的东西,这就是创造了就业和价值;别人给你收入,这也是创造就业和价值。

如此才是良性的,才是可持续性的,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的长效机制减贫和摆脱饥饿。

古人说得好,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拜登的思路是,直接给人家鱼,怎么钓鱼你们就不用管了,只要有鱼吃就行了。

而马斯克的意思是,还要会钓鱼,不要浪费银子在送鱼的事情上,不能全部依赖别人的鱼而活。

从经济发展的角度,马斯克自然是碾压式的正确。

然而,我们也不能忘记,其实拜登还有一句潜台词:

你们现在可以富成这样,是我们玩“保精英”出来的结果。还不是我们给你们的满身富贵?现在让你们拿点钱怎么了?我们继续放水维稳你们的身价,有什么不好?

从10来年的公有制运行轨迹来看,拜登并不是真的糊涂了,而是清醒的一塌糊涂。

这个世界最恐怖的事情是,明明干的是公有制活,可穿的是市场经济的西装,还要喝咖啡的时候说你两句。

一只鹅肝馒头2m:相信这种逻辑放在国内也同样适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