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捕手”艾买尔·艾则孜

艾买尔·艾则孜在新疆沙雅县盖孜库木乡自家的棉田里,摘下一朵棉花含在嘴里(10月25日摄)。

又到胡杨泛金的季节,艾买尔·艾则孜开始在棉花地里忙碌起来。

艾买尔·艾则孜家住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这里是新疆的重要棉花产区。艾买尔·艾则孜一家种棉已有20多年。早些年,种棉、采棉主要靠人工,一家人全年都得扑在地里,到了采棉季还得雇上十几名拾花工,300亩棉田要用三个月才能采完。随着机械化种棉的推广,艾买尔·艾则孜家棉花的翻地播种、施肥打药、采收售卖基本都由机器完成,效率和收入明显提升。

2020年,艾买尔·艾则孜自己贷款购买了一台国产三头采棉机,又和朋友合伙买了一台,通过为其他棉农提供采棉服务赚取报酬。“现在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机械采棉,省时省事还省钱。”艾买尔·艾则孜说,找他预约采棉的人已经排到两周后了。为了提高采收效率,他为每台机器雇用了4名驾驶员,人员按时轮休,机器则除了保养时间外不停地作业。艾买尔·艾则孜自己也参加了采棉机驾驶培训,并在厂家学习了常规故障的维修方法。

按照眼下的采棉进度和预订情况计算,艾买尔·艾则孜估计,今年棉花采收季,他的两台采棉机约能采收8000亩棉花。刨去油耗、维修和人员工资等成本,每台采棉机采一亩地能有100元左右的利润,总收入约80万元。艾买尔·艾则孜打算先用目前这两台采棉机干两年攒攒钱,将来再换个大型采棉机,采更多的棉花。

新华社记者 马锴 摄

在新疆沙雅县盖孜库木乡的自家棉田里,艾买尔·艾则孜(右)和朋友谈论今年棉花的产量和收益(10月25日摄)。

又到胡杨泛金的季节,艾买尔·艾则孜开始在棉花地里忙碌起来。

艾买尔·艾则孜家住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这里是新疆的重要棉花产区。艾买尔·艾则孜一家种棉已有20多年。早些年,种棉、采棉主要靠人工,一家人全年都得扑在地里,到了采棉季还得雇上十几名拾花工,300亩棉田要用三个月才能采完。随着机械化种棉的推广,艾买尔·艾则孜家棉花的翻地播种、施肥打药、采收售卖基本都由机器完成,效率和收入明显提升。

2020年,艾买尔·艾则孜自己贷款购买了一台国产三头采棉机,又和朋友合伙买了一台,通过为其他棉农提供采棉服务赚取报酬。“现在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机械采棉,省时省事还省钱。”艾买尔·艾则孜说,找他预约采棉的人已经排到两周后了。为了提高采收效率,他为每台机器雇用了4名驾驶员,人员按时轮休,机器则除了保养时间外不停地作业。艾买尔·艾则孜自己也参加了采棉机驾驶培训,并在厂家学习了常规故障的维修方法。

按照眼下的采棉进度和预订情况计算,艾买尔·艾则孜估计,今年棉花采收季,他的两台采棉机约能采收8000亩棉花。刨去油耗、维修和人员工资等成本,每台采棉机采一亩地能有100元左右的利润,总收入约80万元。艾买尔·艾则孜打算先用目前这两台采棉机干两年攒攒钱,将来再换个大型采棉机,采更多的棉花。

新华社记者 马锴 摄

在新疆沙雅县盖孜库木乡,艾买尔·艾则孜在驾驶采棉机采收自家棉田的棉花(10月25日摄)。

又到胡杨泛金的季节,艾买尔·艾则孜开始在棉花地里忙碌起来。

艾买尔·艾则孜家住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这里是新疆的重要棉花产区。艾买尔·艾则孜一家种棉已有20多年。早些年,种棉、采棉主要靠人工,一家人全年都得扑在地里,到了采棉季还得雇上十几名拾花工,300亩棉田要用三个月才能采完。随着机械化种棉的推广,艾买尔·艾则孜家棉花的翻地播种、施肥打药、采收售卖基本都由机器完成,效率和收入明显提升。

2020年,艾买尔·艾则孜自己贷款购买了一台国产三头采棉机,又和朋友合伙买了一台,通过为其他棉农提供采棉服务赚取报酬。“现在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机械采棉,省时省事还省钱。”艾买尔·艾则孜说,找他预约采棉的人已经排到两周后了。为了提高采收效率,他为每台机器雇用了4名驾驶员,人员按时轮休,机器则除了保养时间外不停地作业。艾买尔·艾则孜自己也参加了采棉机驾驶培训,并在厂家学习了常规故障的维修方法。

按照眼下的采棉进度和预订情况计算,艾买尔·艾则孜估计,今年棉花采收季,他的两台采棉机约能采收8000亩棉花。刨去油耗、维修和人员工资等成本,每台采棉机采一亩地能有100元左右的利润,总收入约80万元。艾买尔·艾则孜打算先用目前这两台采棉机干两年攒攒钱,将来再换个大型采棉机,采更多的棉花。

新华社记者 马锴 摄

在新疆沙雅县托依堡勒迪镇的一处棉田里,艾买尔·艾则孜驾驶采棉机在为其他棉农采收棉花(10月24日摄,无人机照片)。

又到胡杨泛金的季节,艾买尔·艾则孜开始在棉花地里忙碌起来。

艾买尔·艾则孜家住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这里是新疆的重要棉花产区。艾买尔·艾则孜一家种棉已有20多年。早些年,种棉、采棉主要靠人工,一家人全年都得扑在地里,到了采棉季还得雇上十几名拾花工,300亩棉田要用三个月才能采完。随着机械化种棉的推广,艾买尔·艾则孜家棉花的翻地播种、施肥打药、采收售卖基本都由机器完成,效率和收入明显提升。

2020年,艾买尔·艾则孜自己贷款购买了一台国产三头采棉机,又和朋友合伙买了一台,通过为其他棉农提供采棉服务赚取报酬。“现在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机械采棉,省时省事还省钱。”艾买尔·艾则孜说,找他预约采棉的人已经排到两周后了。为了提高采收效率,他为每台机器雇用了4名驾驶员,人员按时轮休,机器则除了保养时间外不停地作业。艾买尔·艾则孜自己也参加了采棉机驾驶培训,并在厂家学习了常规故障的维修方法。

按照眼下的采棉进度和预订情况计算,艾买尔·艾则孜估计,今年棉花采收季,他的两台采棉机约能采收8000亩棉花。刨去油耗、维修和人员工资等成本,每台采棉机采一亩地能有100元左右的利润,总收入约80万元。艾买尔·艾则孜打算先用目前这两台采棉机干两年攒攒钱,将来再换个大型采棉机,采更多的棉花。

新华社记者 马锴 摄

在新疆沙雅县托依堡勒迪镇的一处棉田里,艾买尔·艾则孜在对采棉机进行日常保养和清理(10月27日摄)。

又到胡杨泛金的季节,艾买尔·艾则孜开始在棉花地里忙碌起来。

艾买尔·艾则孜家住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这里是新疆的重要棉花产区。艾买尔·艾则孜一家种棉已有20多年。早些年,种棉、采棉主要靠人工,一家人全年都得扑在地里,到了采棉季还得雇上十几名拾花工,300亩棉田要用三个月才能采完。随着机械化种棉的推广,艾买尔·艾则孜家棉花的翻地播种、施肥打药、采收售卖基本都由机器完成,效率和收入明显提升。

2020年,艾买尔·艾则孜自己贷款购买了一台国产三头采棉机,又和朋友合伙买了一台,通过为其他棉农提供采棉服务赚取报酬。“现在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机械采棉,省时省事还省钱。”艾买尔·艾则孜说,找他预约采棉的人已经排到两周后了。为了提高采收效率,他为每台机器雇用了4名驾驶员,人员按时轮休,机器则除了保养时间外不停地作业。艾买尔·艾则孜自己也参加了采棉机驾驶培训,并在厂家学习了常规故障的维修方法。

按照眼下的采棉进度和预订情况计算,艾买尔·艾则孜估计,今年棉花采收季,他的两台采棉机约能采收8000亩棉花。刨去油耗、维修和人员工资等成本,每台采棉机采一亩地能有100元左右的利润,总收入约80万元。艾买尔·艾则孜打算先用目前这两台采棉机干两年攒攒钱,将来再换个大型采棉机,采更多的棉花。

新华社记者 马锴 摄

在新疆沙雅县托依堡勒迪镇的一处棉田里,艾买尔·艾则孜(左三)和同伴们在吃午餐,身后堆着他们一上午采收的棉花(10月27日摄)。

又到胡杨泛金的季节,艾买尔·艾则孜开始在棉花地里忙碌起来。

艾买尔·艾则孜家住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这里是新疆的重要棉花产区。艾买尔·艾则孜一家种棉已有20多年。早些年,种棉、采棉主要靠人工,一家人全年都得扑在地里,到了采棉季还得雇上十几名拾花工,300亩棉田要用三个月才能采完。随着机械化种棉的推广,艾买尔·艾则孜家棉花的翻地播种、施肥打药、采收售卖基本都由机器完成,效率和收入明显提升。

2020年,艾买尔·艾则孜自己贷款购买了一台国产三头采棉机,又和朋友合伙买了一台,通过为其他棉农提供采棉服务赚取报酬。“现在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机械采棉,省时省事还省钱。”艾买尔·艾则孜说,找他预约采棉的人已经排到两周后了。为了提高采收效率,他为每台机器雇用了4名驾驶员,人员按时轮休,机器则除了保养时间外不停地作业。艾买尔·艾则孜自己也参加了采棉机驾驶培训,并在厂家学习了常规故障的维修方法。

按照眼下的采棉进度和预订情况计算,艾买尔·艾则孜估计,今年棉花采收季,他的两台采棉机约能采收8000亩棉花。刨去油耗、维修和人员工资等成本,每台采棉机采一亩地能有100元左右的利润,总收入约80万元。艾买尔·艾则孜打算先用目前这两台采棉机干两年攒攒钱,将来再换个大型采棉机,采更多的棉花。

新华社记者 马锴 摄

在新疆沙雅县托依堡勒迪镇的一处棉田里,艾买尔·艾则孜躺在刚采下的棉堆里小睡(10月26日摄)。

又到胡杨泛金的季节,艾买尔·艾则孜开始在棉花地里忙碌起来。

艾买尔·艾则孜家住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这里是新疆的重要棉花产区。艾买尔·艾则孜一家种棉已有20多年。早些年,种棉、采棉主要靠人工,一家人全年都得扑在地里,到了采棉季还得雇上十几名拾花工,300亩棉田要用三个月才能采完。随着机械化种棉的推广,艾买尔·艾则孜家棉花的翻地播种、施肥打药、采收售卖基本都由机器完成,效率和收入明显提升。

2020年,艾买尔·艾则孜自己贷款购买了一台国产三头采棉机,又和朋友合伙买了一台,通过为其他棉农提供采棉服务赚取报酬。“现在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机械采棉,省时省事还省钱。”艾买尔·艾则孜说,找他预约采棉的人已经排到两周后了。为了提高采收效率,他为每台机器雇用了4名驾驶员,人员按时轮休,机器则除了保养时间外不停地作业。艾买尔·艾则孜自己也参加了采棉机驾驶培训,并在厂家学习了常规故障的维修方法。

按照眼下的采棉进度和预订情况计算,艾买尔·艾则孜估计,今年棉花采收季,他的两台采棉机约能采收8000亩棉花。刨去油耗、维修和人员工资等成本,每台采棉机采一亩地能有100元左右的利润,总收入约80万元。艾买尔·艾则孜打算先用目前这两台采棉机干两年攒攒钱,将来再换个大型采棉机,采更多的棉花。

新华社记者 马锴 摄

在新疆沙雅县托依堡勒迪镇的一处棉田里,艾买尔·艾则孜和自己的采棉机合影(10月27日摄)。

又到胡杨泛金的季节,艾买尔·艾则孜开始在棉花地里忙碌起来。

艾买尔·艾则孜家住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这里是新疆的重要棉花产区。艾买尔·艾则孜一家种棉已有20多年。早些年,种棉、采棉主要靠人工,一家人全年都得扑在地里,到了采棉季还得雇上十几名拾花工,300亩棉田要用三个月才能采完。随着机械化种棉的推广,艾买尔·艾则孜家棉花的翻地播种、施肥打药、采收售卖基本都由机器完成,效率和收入明显提升。

2020年,艾买尔·艾则孜自己贷款购买了一台国产三头采棉机,又和朋友合伙买了一台,通过为其他棉农提供采棉服务赚取报酬。“现在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机械采棉,省时省事还省钱。”艾买尔·艾则孜说,找他预约采棉的人已经排到两周后了。为了提高采收效率,他为每台机器雇用了4名驾驶员,人员按时轮休,机器则除了保养时间外不停地作业。艾买尔·艾则孜自己也参加了采棉机驾驶培训,并在厂家学习了常规故障的维修方法。

按照眼下的采棉进度和预订情况计算,艾买尔·艾则孜估计,今年棉花采收季,他的两台采棉机约能采收8000亩棉花。刨去油耗、维修和人员工资等成本,每台采棉机采一亩地能有100元左右的利润,总收入约80万元。艾买尔·艾则孜打算先用目前这两台采棉机干两年攒攒钱,将来再换个大型采棉机,采更多的棉花。

新华社记者 马锴 摄

在新疆沙雅县县城的一处汽修厂院内,艾买尔·艾则孜在用高压气枪清理采棉机的空气滤芯(10月27日摄)。

又到胡杨泛金的季节,艾买尔·艾则孜开始在棉花地里忙碌起来。

艾买尔·艾则孜家住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这里是新疆的重要棉花产区。艾买尔·艾则孜一家种棉已有20多年。早些年,种棉、采棉主要靠人工,一家人全年都得扑在地里,到了采棉季还得雇上十几名拾花工,300亩棉田要用三个月才能采完。随着机械化种棉的推广,艾买尔·艾则孜家棉花的翻地播种、施肥打药、采收售卖基本都由机器完成,效率和收入明显提升。

2020年,艾买尔·艾则孜自己贷款购买了一台国产三头采棉机,又和朋友合伙买了一台,通过为其他棉农提供采棉服务赚取报酬。“现在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机械采棉,省时省事还省钱。”艾买尔·艾则孜说,找他预约采棉的人已经排到两周后了。为了提高采收效率,他为每台机器雇用了4名驾驶员,人员按时轮休,机器则除了保养时间外不停地作业。艾买尔·艾则孜自己也参加了采棉机驾驶培训,并在厂家学习了常规故障的维修方法。

按照眼下的采棉进度和预订情况计算,艾买尔·艾则孜估计,今年棉花采收季,他的两台采棉机约能采收8000亩棉花。刨去油耗、维修和人员工资等成本,每台采棉机采一亩地能有100元左右的利润,总收入约80万元。艾买尔·艾则孜打算先用目前这两台采棉机干两年攒攒钱,将来再换个大型采棉机,采更多的棉花。

新华社记者 马锴 摄

在新疆沙雅县托依堡勒迪镇的一处棉田里,艾买尔·艾则孜在调整采棉机机头间距,清理夹杂在里面的棉花枝叶,使采棉机恢复正常工作(10月25日摄)。

又到胡杨泛金的季节,艾买尔·艾则孜开始在棉花地里忙碌起来。

艾买尔·艾则孜家住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这里是新疆的重要棉花产区。艾买尔·艾则孜一家种棉已有20多年。早些年,种棉、采棉主要靠人工,一家人全年都得扑在地里,到了采棉季还得雇上十几名拾花工,300亩棉田要用三个月才能采完。随着机械化种棉的推广,艾买尔·艾则孜家棉花的翻地播种、施肥打药、采收售卖基本都由机器完成,效率和收入明显提升。

2020年,艾买尔·艾则孜自己贷款购买了一台国产三头采棉机,又和朋友合伙买了一台,通过为其他棉农提供采棉服务赚取报酬。“现在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机械采棉,省时省事还省钱。”艾买尔·艾则孜说,找他预约采棉的人已经排到两周后了。为了提高采收效率,他为每台机器雇用了4名驾驶员,人员按时轮休,机器则除了保养时间外不停地作业。艾买尔·艾则孜自己也参加了采棉机驾驶培训,并在厂家学习了常规故障的维修方法。

按照眼下的采棉进度和预订情况计算,艾买尔·艾则孜估计,今年棉花采收季,他的两台采棉机约能采收8000亩棉花。刨去油耗、维修和人员工资等成本,每台采棉机采一亩地能有100元左右的利润,总收入约80万元。艾买尔·艾则孜打算先用目前这两台采棉机干两年攒攒钱,将来再换个大型采棉机,采更多的棉花。

新华社记者 马锴 摄

在新疆沙雅县托依堡勒迪镇的一处棉田里,艾买尔·艾则孜在驾驶采棉机采收棉花(10月25日摄)。

又到胡杨泛金的季节,艾买尔·艾则孜开始在棉花地里忙碌起来。

艾买尔·艾则孜家住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这里是新疆的重要棉花产区。艾买尔·艾则孜一家种棉已有20多年。早些年,种棉、采棉主要靠人工,一家人全年都得扑在地里,到了采棉季还得雇上十几名拾花工,300亩棉田要用三个月才能采完。随着机械化种棉的推广,艾买尔·艾则孜家棉花的翻地播种、施肥打药、采收售卖基本都由机器完成,效率和收入明显提升。

2020年,艾买尔·艾则孜自己贷款购买了一台国产三头采棉机,又和朋友合伙买了一台,通过为其他棉农提供采棉服务赚取报酬。“现在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机械采棉,省时省事还省钱。”艾买尔·艾则孜说,找他预约采棉的人已经排到两周后了。为了提高采收效率,他为每台机器雇用了4名驾驶员,人员按时轮休,机器则除了保养时间外不停地作业。艾买尔·艾则孜自己也参加了采棉机驾驶培训,并在厂家学习了常规故障的维修方法。

按照眼下的采棉进度和预订情况计算,艾买尔·艾则孜估计,今年棉花采收季,他的两台采棉机约能采收8000亩棉花。刨去油耗、维修和人员工资等成本,每台采棉机采一亩地能有100元左右的利润,总收入约80万元。艾买尔·艾则孜打算先用目前这两台采棉机干两年攒攒钱,将来再换个大型采棉机,采更多的棉花。

新华社记者 马锴 摄

10月25日晚,在新疆沙雅县托依堡勒迪镇的一处棉田里,艾买尔·艾则孜在驾驶采棉机采收棉花(10月25日摄)。为了提高采棉效率,采棉机除了日常保养外,全天不间断作业,驾驶员们轮流休息。

又到胡杨泛金的季节,艾买尔·艾则孜开始在棉花地里忙碌起来。

艾买尔·艾则孜家住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这里是新疆的重要棉花产区。艾买尔·艾则孜一家种棉已有20多年。早些年,种棉、采棉主要靠人工,一家人全年都得扑在地里,到了采棉季还得雇上十几名拾花工,300亩棉田要用三个月才能采完。随着机械化种棉的推广,艾买尔·艾则孜家棉花的翻地播种、施肥打药、采收售卖基本都由机器完成,效率和收入明显提升。

2020年,艾买尔·艾则孜自己贷款购买了一台国产三头采棉机,又和朋友合伙买了一台,通过为其他棉农提供采棉服务赚取报酬。“现在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机械采棉,省时省事还省钱。”艾买尔·艾则孜说,找他预约采棉的人已经排到两周后了。为了提高采收效率,他为每台机器雇用了4名驾驶员,人员按时轮休,机器则除了保养时间外不停地作业。艾买尔·艾则孜自己也参加了采棉机驾驶培训,并在厂家学习了常规故障的维修方法。

按照眼下的采棉进度和预订情况计算,艾买尔·艾则孜估计,今年棉花采收季,他的两台采棉机约能采收8000亩棉花。刨去油耗、维修和人员工资等成本,每台采棉机采一亩地能有100元左右的利润,总收入约80万元。艾买尔·艾则孜打算先用目前这两台采棉机干两年攒攒钱,将来再换个大型采棉机,采更多的棉花。

新华社记者 马锴 摄

在新疆沙雅县盖孜库木乡的一处轧花厂内,棉农们的拖拉机在排队等待棉花的等级评定,已经收购的棉花被堆成垛(10月26日摄,无人机照片)。

又到胡杨泛金的季节,艾买尔·艾则孜开始在棉花地里忙碌起来。

艾买尔·艾则孜家住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这里是新疆的重要棉花产区。艾买尔·艾则孜一家种棉已有20多年。早些年,种棉、采棉主要靠人工,一家人全年都得扑在地里,到了采棉季还得雇上十几名拾花工,300亩棉田要用三个月才能采完。随着机械化种棉的推广,艾买尔·艾则孜家棉花的翻地播种、施肥打药、采收售卖基本都由机器完成,效率和收入明显提升。

2020年,艾买尔·艾则孜自己贷款购买了一台国产三头采棉机,又和朋友合伙买了一台,通过为其他棉农提供采棉服务赚取报酬。“现在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机械采棉,省时省事还省钱。”艾买尔·艾则孜说,找他预约采棉的人已经排到两周后了。为了提高采收效率,他为每台机器雇用了4名驾驶员,人员按时轮休,机器则除了保养时间外不停地作业。艾买尔·艾则孜自己也参加了采棉机驾驶培训,并在厂家学习了常规故障的维修方法。

按照眼下的采棉进度和预订情况计算,艾买尔·艾则孜估计,今年棉花采收季,他的两台采棉机约能采收8000亩棉花。刨去油耗、维修和人员工资等成本,每台采棉机采一亩地能有100元左右的利润,总收入约80万元。艾买尔·艾则孜打算先用目前这两台采棉机干两年攒攒钱,将来再换个大型采棉机,采更多的棉花。

新华社记者 马锴 摄

在新疆沙雅县盖孜库木乡的一处轧花厂院内,等待售卖自家棉花的艾买尔·艾则孜接到预约采棉机采棉的电话(10月26日摄)。

又到胡杨泛金的季节,艾买尔·艾则孜开始在棉花地里忙碌起来。

艾买尔·艾则孜家住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这里是新疆的重要棉花产区。艾买尔·艾则孜一家种棉已有20多年。早些年,种棉、采棉主要靠人工,一家人全年都得扑在地里,到了采棉季还得雇上十几名拾花工,300亩棉田要用三个月才能采完。随着机械化种棉的推广,艾买尔·艾则孜家棉花的翻地播种、施肥打药、采收售卖基本都由机器完成,效率和收入明显提升。

2020年,艾买尔·艾则孜自己贷款购买了一台国产三头采棉机,又和朋友合伙买了一台,通过为其他棉农提供采棉服务赚取报酬。“现在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机械采棉,省时省事还省钱。”艾买尔·艾则孜说,找他预约采棉的人已经排到两周后了。为了提高采收效率,他为每台机器雇用了4名驾驶员,人员按时轮休,机器则除了保养时间外不停地作业。艾买尔·艾则孜自己也参加了采棉机驾驶培训,并在厂家学习了常规故障的维修方法。

按照眼下的采棉进度和预订情况计算,艾买尔·艾则孜估计,今年棉花采收季,他的两台采棉机约能采收8000亩棉花。刨去油耗、维修和人员工资等成本,每台采棉机采一亩地能有100元左右的利润,总收入约80万元。艾买尔·艾则孜打算先用目前这两台采棉机干两年攒攒钱,将来再换个大型采棉机,采更多的棉花。

新华社记者 马锴 摄

在新疆沙雅县盖孜库木乡的一处轧花厂内,艾买尔·艾则孜(右)和父亲看着自家的棉花被收购(10月26日摄)。

又到胡杨泛金的季节,艾买尔·艾则孜开始在棉花地里忙碌起来。

艾买尔·艾则孜家住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这里是新疆的重要棉花产区。艾买尔·艾则孜一家种棉已有20多年。早些年,种棉、采棉主要靠人工,一家人全年都得扑在地里,到了采棉季还得雇上十几名拾花工,300亩棉田要用三个月才能采完。随着机械化种棉的推广,艾买尔·艾则孜家棉花的翻地播种、施肥打药、采收售卖基本都由机器完成,效率和收入明显提升。

2020年,艾买尔·艾则孜自己贷款购买了一台国产三头采棉机,又和朋友合伙买了一台,通过为其他棉农提供采棉服务赚取报酬。“现在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机械采棉,省时省事还省钱。”艾买尔·艾则孜说,找他预约采棉的人已经排到两周后了。为了提高采收效率,他为每台机器雇用了4名驾驶员,人员按时轮休,机器则除了保养时间外不停地作业。艾买尔·艾则孜自己也参加了采棉机驾驶培训,并在厂家学习了常规故障的维修方法。

按照眼下的采棉进度和预订情况计算,艾买尔·艾则孜估计,今年棉花采收季,他的两台采棉机约能采收8000亩棉花。刨去油耗、维修和人员工资等成本,每台采棉机采一亩地能有100元左右的利润,总收入约80万元。艾买尔·艾则孜打算先用目前这两台采棉机干两年攒攒钱,将来再换个大型采棉机,采更多的棉花。

新华社记者 马锴 摄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

左上:艾买尔·艾则孜在新疆沙雅县盖孜库木乡的自家棉田里,查看棉花质量(10月25日摄)。

右上:艾买尔·艾则孜在新疆沙雅县托依堡勒迪镇的棉田里,调整采棉机的机头间距(10月27日摄)。

左下:艾买尔·艾则孜(右)在新疆沙雅县盖孜库木乡一处轧花厂里,指着售卖棉花的收据给父亲看(10月26日摄)。

右下:艾买尔·艾则孜在新疆沙雅县盖孜库木乡的一处棉花加工作坊里,抚摸用新棉花做成的棉被(10月26日摄)。

又到胡杨泛金的季节,艾买尔·艾则孜开始在棉花地里忙碌起来。

艾买尔·艾则孜家住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这里是新疆的重要棉花产区。艾买尔·艾则孜一家种棉已有20多年。早些年,种棉、采棉主要靠人工,一家人全年都得扑在地里,到了采棉季还得雇上十几名拾花工,300亩棉田要用三个月才能采完。随着机械化种棉的推广,艾买尔·艾则孜家棉花的翻地播种、施肥打药、采收售卖基本都由机器完成,效率和收入明显提升。

2020年,艾买尔·艾则孜自己贷款购买了一台国产三头采棉机,又和朋友合伙买了一台,通过为其他棉农提供采棉服务赚取报酬。“现在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机械采棉,省时省事还省钱。”艾买尔·艾则孜说,找他预约采棉的人已经排到两周后了。为了提高采收效率,他为每台机器雇用了4名驾驶员,人员按时轮休,机器则除了保养时间外不停地作业。艾买尔·艾则孜自己也参加了采棉机驾驶培训,并在厂家学习了常规故障的维修方法。

按照眼下的采棉进度和预订情况计算,艾买尔·艾则孜估计,今年棉花采收季,他的两台采棉机约能采收8000亩棉花。刨去油耗、维修和人员工资等成本,每台采棉机采一亩地能有100元左右的利润,总收入约80万元。艾买尔·艾则孜打算先用目前这两台采棉机干两年攒攒钱,将来再换个大型采棉机,采更多的棉花。

新华社记者 马锴 摄

在新疆沙雅县盖孜库木乡的一处棉花加工作坊里,艾买尔·艾则孜(右)用手按压刚做好的棉被,这是他用今年新采的自家棉花做的(10月26日摄)。

又到胡杨泛金的季节,艾买尔·艾则孜开始在棉花地里忙碌起来。

艾买尔·艾则孜家住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这里是新疆的重要棉花产区。艾买尔·艾则孜一家种棉已有20多年。早些年,种棉、采棉主要靠人工,一家人全年都得扑在地里,到了采棉季还得雇上十几名拾花工,300亩棉田要用三个月才能采完。随着机械化种棉的推广,艾买尔·艾则孜家棉花的翻地播种、施肥打药、采收售卖基本都由机器完成,效率和收入明显提升。

2020年,艾买尔·艾则孜自己贷款购买了一台国产三头采棉机,又和朋友合伙买了一台,通过为其他棉农提供采棉服务赚取报酬。“现在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机械采棉,省时省事还省钱。”艾买尔·艾则孜说,找他预约采棉的人已经排到两周后了。为了提高采收效率,他为每台机器雇用了4名驾驶员,人员按时轮休,机器则除了保养时间外不停地作业。艾买尔·艾则孜自己也参加了采棉机驾驶培训,并在厂家学习了常规故障的维修方法。

按照眼下的采棉进度和预订情况计算,艾买尔·艾则孜估计,今年棉花采收季,他的两台采棉机约能采收8000亩棉花。刨去油耗、维修和人员工资等成本,每台采棉机采一亩地能有100元左右的利润,总收入约80万元。艾买尔·艾则孜打算先用目前这两台采棉机干两年攒攒钱,将来再换个大型采棉机,采更多的棉花。

新华社记者 马锴 摄

海报:他采下2/10000新疆棉

新华社发 王菲 马锴 编制

海报:棉甜

新华社发 王菲 马锴 编制

houjm1:收获的季节!再累脸上都洋溢着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