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百货“亿元虚假交易案”牵出神秘前股东,遭上交所问询!

11月8日,南宁百货(600712.SH)发布公告称,已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问询函。上交所要求南宁百货就此前涉及的1亿元虚假交易做出信息核实和披露。

红星资本局发现,这桩“虚假交易案”,是一场已经打了3年的官司,涉及上游8个供应商、下游5个客户,和一组神秘的“集付通系”企业。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企业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真实的交易过程究竟如何?交易资金最终去向了哪里?

11月9日,红星资本局致电南宁百货,董事会工作人员称,供应商和“集付通系”企业确实存在联系,“我们正在核实,会在5个交易日内公开回复上交所的问询。”

南宁百货亿元虚假交易

多名高管被监管约谈

11月5日,南宁百货因未能如实披露2016年至2018年年度报告相关财务信息,违反信披管理办法,被广西监管局要求落实整改,公司多名高管及时任高管被监管部门约谈。

广西证监局指出,2016年10月至2018年3月,南宁百货累计开展海产品贸易43组,其中30组海产品贸易业务未发生真实商品交易,其中涉及8家上游供应商,5家下游客户。但南宁百货对上述业务却按照真实商品交易进行了会计处理,导致未能如实披露2016年至2018年年度报告相关财务信息。

2016-2018年,南宁百货与虚假海产品贸易业务相关科目包括:

2016年确认存货资产1111.57万元,确认营业收入271.14万元;2017年确认存货8893.79万元,确认预付款2750.25万元,确认营业收入6954.17万元;2018年确认存货535.89万元,确认预付款3998.79万元,确认营业收入3436.97万元。

也就是说,3年内南宁百货累计确认虚假海产品贸易业务相关的存货资产1.05亿元、预付款6749万元、营业收入1.07亿元。

对以上违规操作,广西证监局决定对南宁百货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管措施,同时对在以上年度报告中签字,并负有主要责任的董事长黎军、总经理覃耀杯、时任董事长黄永干,采取监管谈话的行政监管措施。

起诉多家“有联系”的供应商

但官司全部败诉

11月8日,南宁百货发布公告称,就前述虚假交易一事,已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

11月9日,红星资本局以投资者身份,就公告披露情况和相关影响致电南宁百货董事会,工作人员称,“作为公司,我们也是受害者,我们在2018年就已经对相关事项向法院提起了诉讼。”

公告披露,此次虚假海产品贸易业务涉及的8家供应商为湛江市鲁鑫贸易有限公司、湛江市佳通商贸有限公司、湛江市祺琪食品有限公司、湛江汇丰水产股份有限公司、湛江昌泰食品有限公司、湛江京昌水产有限公司、湛江满鲜水产有限公司和湛江旭骏水产有限公司等8家上游供应商(以下分别简称:鲁鑫公司、佳通公司、祺琪公司、汇丰公司、昌泰公司、京昌公司、满鲜公司、旭骏公司)。

涉及的5家客户分别为广西幸福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广西天信商业投资有限公司、广西湾北贸易有限公司、南宁市中祥澳投资有限公司、广西盈格兰德贸易有限公司(以下分别简称:幸福公司、天信公司、湾北公司、中祥澳公司、盈格兰德公司)。

南宁百货公告截图

天眼查APP显示,2018至2021年间,南宁百货多次与涉事8家供应商中的汇丰公司、京昌公司、昌泰公司、满鲜公司、旭骏公司,就买卖合同纠纷一事法庭相见。

天眼查APP截图

南宁百货称,与上述5家供应商签订合同后,由公司采购冷冻水产品并负责货物仓储与发货。在合同执行过程中,公司已按约定支付货款,但上述供应商未能按期发货和交货。随后,公司书面通知上述供应商,解除双方签订的《货物买卖合同》。

2018年8月,南宁百货向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上述水产品供应商返还本公司货款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2019年12月的一审结果显示,南宁百货的诉讼请求被驳回。南宁百货随后提起上诉,二审判决将本案发回一审法院重审。

南宁百货2021年半年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公司尚未收到重审判决。公司期末应收上述水产品供应商货款余额合计7597.63万元。累计预期信用损失5193.72万元。

11月5日晚间,上交所就8家供应商和5家客户的贸易情况,要求南宁百货披露:

未发生真实交易的贸易业务的具体过程,包括业务模式、经办人和责任人、合同签订时间及金额,相应资金流、票据流、货物流的具体情况;上述交易相关的资金来源及最终去向,是否存在流向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的情形;自查公司是否存在其他虚假交易的情形,以及前期信息披露是否存在需补充更正之处。

对此,南宁百货回复红星资本局称,目前已有专门的工作人员组织核查,会在5个交易日内公开回复上交所的问询。

判决书牵出神秘第三方

其持股时间与虚假交易重合

虽然案件还未审结,但值得注意的是,这8家供应商和5家客户之间,存在一定联系。

例如,位于广东湛江的供应商鲁鑫公司,与位于广西南宁的客户幸福公司、天信公司、中祥澳公司、盈格兰德公司共用一个联系电话;供应商鲁鑫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客户中祥澳公司的监事,均为杨健春。而供应商和客户内部,也存在多个电话或注册地址一致的情况。

红星资本局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后还发现,在这场官司中,新四板(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企业湛江集付通金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湛江集付通”,代码:669638)成为重要第三方。

公开资料显示,湛江集付通成立于2015年5月,发起股东个人/单位共23名,董事会成员有陈四、符如林、林水栖、虞建仁、田全海。

在南宁百货与供应商之一满鲜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中,法院认为:南宁百货与满鲜公司就双方之间是否存在真实货物买卖关系存在争议。在满鲜公司否认存在真实货物买卖关系的情况下,一审法院未追加案外人湛江集付通金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湛江集付通”)参加本案诉讼,不利于查清案件事实。

事实上,案外人湛江集付通另藏玄机。南宁百货与上述5家公司打官司时,虽然被告不同,但都出现了湛江集付通作为“其他当事人”。

11月9日,南宁百货董事会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我们以前是有一个集付通系的股东,还是深圳的集付通。”

除了深圳集付通与湛江集付通,还有一家广西集付通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西集付通”)。广西集付通的疑似实控人及深圳集付通的法人均为梁鸿锋。

值得注意的是,梁鸿锋还曾在此次涉事的2家客户——幸福公司和盈格兰德(后更名为蓝天百御),担任过法人或股东。另外3家客户中祥澳公司、天信公司、湾北公司的联系电话,与广西集付通重合。且中祥澳公司法人陈雪,也在广西集付通任监事;湾北公司法人郭伟,在广西集付通任董事。

目前,梁鸿锋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供应商方面,“集付通系”同样与涉事企业存在关联。天眼查APP显示,广西集付通的董事杨健春,同时担任了涉事供应商之一鲁鑫公司的法人和股东。另有3家供应商鲁鑫公司、佳通公司、祺琪公司的联系电话,和湛江集付通一致。

红星资本局致电涉事供应商和客户,其中祺琪公司否认了和南宁百货的贸易往来,满鲜公司、旭骏公司则表示不清楚具体情况,满鲜公司工作人员甚至直接说“集付通?没听过”。

更重要的是,“集付通系”企业持有南宁百货股权的时间发生在2017-2019年,与本次虚假交易发生的时间存在重合。

对此,南宁百货回复红星资本局称,“我们的供应商和以前的股东集付通确实是有联系的,我们现在也在核实这个情况。”

第一大股东股份被质押冻结

南宁百货麻烦不断

官司缠身之外,南宁百货的业绩状况也不尽如人意。

10月30日,南宁百货发布2021年三季报。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6.00亿元,同比增长8.6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759.42万元,亏损同比减少85.02%;每股收益为-0.0139元。而在第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1.96亿元,同比上升2.77%;归母净利润亏损270.47万元,亏损同比减少78.96%。

而这种萎靡状态,已持续多年。财报显示,2015年-2020年间,南宁百货净利润分别为2767.85万元、-3427.64万元、177.08万元、-4486.49万元、475万元、-1.3亿元,几乎呈现“赚小年、亏大年”的状态。

10月13日,南宁百货公告,公司股东南宁市富天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宁富天)持有的约1589万股遭质押,约占公司总股本的2.92%;另外还有1000万股被珠海横琴新区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1.84%。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2019年12月,南宁富天通过司法竞拍增持公司股份至18.85%,以0.46%的微弱优势,超过了南宁沛宁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南宁沛宁),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而南宁富田正是宝能集团的三级子公司,由深圳华利通投资有限公司100%直接控股,背后实际控制人为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

对于本次南宁百货暴雷虚假交易,大股东宝能集团有何看法?红星资本局致电南宁福田和宝能集团,至截稿时,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 谢雨桐

责编 任志江 编辑 陶玥阳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