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部谈中非贸易:中国从来没有刻意追求对非洲贸易顺差,70%以上对非投资企业是民企

中非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将于11月底在塞内加尔召开。

11月17日,国新办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经贸工作发布会上,就中非贸易问题,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表示,从长期的视角看,中非贸易总体上是平衡的。

钱克明说:“中国一直把促进中非贸易平衡发展作为目标,从来没有刻意追求对非洲贸易顺差。事实上,这几年我们一直在努力增加从非洲的进口。”

他表示,2000年至今,中国累计自非洲进口1.2万亿美元,对非出口1.27万亿美元,大数都是1.2万亿美元。

“这几年也是这样,大体中非贸易每年2000亿美元,我们进口1000亿美元,出口1000亿美元左右,长期看是平衡的,总体看也是平衡的。”他解释道,“当然也有一些年份,我们出口多一点,有些年份我们进口多一点。有时顺差,有时逆差。对于有些国家,我们可能长期保持着逆差,对有些国家我们可能长期保持着顺差,所以国家之间可能在有些年份不平衡,但是总体上、长期上应该是平衡的。”

四大措施

钱克明说,非洲有54个国家,各国的资源禀赋、经济发展程度、产业结构和对外贸易政策都不尽相同,这就决定了在某个阶段,有的国家对华贸易会出现顺差,有的国家会出现逆差。

“比如,有些资源富集的国家,我们长期保持的是逆差,我们进得多。但是非洲有些地方工业化发展水平不高,有些非资源国家,要从中国进口的日用品、工业品特别多,所以相对可能就是逆差。”他解释道,“另外,非洲主要出口的,目前来看,一个是大宗矿产、能源,还有一些资源性产品,包括农产品,大宗商品这几年价格波动比较大,价格低的时候,这些国家也容易出现逆差。”

钱克明并指出,为努力增加从非洲的进口,中方采取了以下四方面措施:一是拓宽非洲产品进入中国市场的渠道。

“我们为非洲国家专门设立了中非经贸博览会,在湖南长沙设立了非洲的非资源性产品集散交易加工中心,在浙江义乌设立了非洲产品的展销中心。”他表示,“大家知道,我们在北京有些地方,专门为一些贫困地区、一些欠发达地区,设立了产品展销中心,我们很多单位也有定点扶贫点,经常把扶贫点的产品运到单位来销售。我们在非洲也专门设立了一些展销中心,而且我们多次组织采购团到非洲去采购。另外,也通过我们的电商平台,为非洲带货,推销非洲的优质产品。”

二是提高非洲国家开展对华贸易便利化水平。中方对非洲33个最不发达国家的97%的输华产品实施了零关税待遇。与非方在标准、质检、互认等方面积极开展合作,加快非洲产品市场准入程序。不久前,商务部还与非洲大陆自贸区秘书处成立了中非经济合作专家组,这个专家组的重点工作,其中有一项就是要探讨如何进一步提高双方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水平。

三是提供非洲对华出口融资支持。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八大行动”框架下,中方设立了50亿美元自非洲进口贸易融资专项资金,这50亿美元专门用来支持中国企业从非洲进口产品。哪个企业要想从非洲进口产品到中国来,是可以获得资金支持的。

四是助力非洲提升整体的出口能力。

“中方积极鼓励和支持中国企业投资非洲的农业、制造业、服务业,促进非洲产业的升级和产品出口,帮助非洲增加出口产品的附加值,支持非洲在全球价值链中由原料的供应者向工业品生产者转型,从而在更高层次和更大范围内实现中非贸易的总体平衡。”钱克明表示,令人可喜的是,上述举措取得了良好的成效。

他称,近年来,中国自非洲农产品进口增加非常快,五年平均增速达到11.4%。中国目前已经成为非洲农产品出口的第二大目的国。下一步,中方将继续推动非洲国家和中国企业用好用足各项措施,进一步扩大自非进口规模,推动中非贸易高质量发展。

中国已经成为非洲第四大投资来源国

钱克明表示,近年来,中非投资合作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2020年中国对非新增的直接投资42亿美元。

“2020年正是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时候,这种情况下,我们对非新增直接投资达到42亿美元,是2003年的56倍。”他称,截至2020年底,中国对非投资存量已经超过了434亿美元,投资遍及50多个非洲国家。“尽管中国是对非洲投资的后来者,但是我们已经成为了非洲第四大投资来源国,超过3500家中国企业扎根非洲投资兴业。”

钱克明表示:“随着中国对非投资合作规模的日益扩大,有四个方面的变化也让我们感到非常欣慰。一是我们的投资领域进一步拓宽,涉及建筑、采矿、制造、科技、批发零售、农业、房地产、金融等多个行业。二是我们的投资方式也更加灵活。除独资和合资以外,还有参股和并购方式也逐渐增多。”

“三是投资主体日益多元,除国有企业以外,民营企业数量越来越多。到目前为止,我们有70%以上的对非投资企业是民营企业,可以说,民营企业已经成为我们对非投资的生力军。”他表示,“四是中国企业在非经贸合作区的带动作用不断增强,产业集聚效应也不断显现。刚才我已经说了,经贸区合作区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钱克明表示,中国政府一直鼓励中国企业扩大对非投资,并将继续通过多种方式予以支持和引导。

“在制度安排方面,中方将与有意愿的非洲国家新签或者升级避免双重征税协定,积极完善各类合作制度安排,定期召开双边机制性会议,包括我们建立了投资合作工作组等,减少对非投资合作障碍,进一步提升投资合作便利化水平。”他表示,在金融支持方面,中方鼓励中国企业利用中非发展基金,还有中非产能合作基金等一系列支持中国企业对非投资的基金,开展对非投资。中方还积极推动和支持金融机构在非洲增设分支机构,完善在非洲的布局,开发更多创新型投资、保险产品,强化金融支持。

“此外,在配套服务方面,中方定期更新发布对外投资合作国别指南,有非洲各国投资环境的介绍。支持境外中资企业商协会还有中非民间商会等提升服务水平,为企业赴非投资提供政策指导。中方还积极为双方企业开展交流合作搭建了各类平台,对接合作需求。”钱克明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