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密院十号:细节:中国导弹“环球飞行,然后投放一枚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

本文转自【枢密院十号】;

“中国正准备对美国发动出人意料的核攻击”,美国军方二号人物约翰·海滕近日发出的警告,把这个国家对“中国试验高超音速武器”的猜测和议论,推到一个更加耸动的高点。然而,美国喊“狼来了”喊多了的后果就是,再高级的官员说的话都被质疑。“我们的军费是中国的三倍,但中国一打喷嚏,我们的军方就吓得屁滚尿流。是时候关注美国人在国内的生活质量了”,有美国网民这样讽刺说。

据美国《纽约邮报》报道,即将卸任的美国第二号将领、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海腾17日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谈到“中国军队今年夏天进行超音速导弹试射”的一些细节。他声称,中国发射了一枚远程导弹,它环绕着地球飞行,然后投下一个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该飞行器一路滑翔飞回中国,最终击中了中国境内的一个目标。

“它们看起来像是被首次使用的武器,”海滕说:“这就是那些武器在我看来的样子。”

海滕的说法给西方媒体炒作“中国高超音速飞行器”增添了新剧本。

约翰海滕

本轮炒作源于英国《金融时报》10月中旬的一篇报道。该报声称,中国军方7月27日发射了“部分轨道轰炸系统”以推动高超音速飞行器环球飞行。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对此进行回应:“据了解,此次试验是一次例行的航天器试验,用于验证航天器可重复使用技术,这对于降低航天器使用成本具有重要意义,可为人类和平利用太空提供便捷廉价的往返方式。”

中国予以澄清之后,美国方面的炒作并没有停止,包括国防部长、参联会主席这样的高官都进行表态。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上将说,中国的高超音速试验“非常令人担忧”,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他后来又补充说:“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一个斯普特尼克时刻,但我认为它非常接近那个时刻。它引起了我们所有人的注意。”

斯普特尼克时刻被用来形容是苏联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带给美国的震动。

国防部长奥斯汀则说,他不会把中国的这次试射称为“斯普特尼克时刻”,但又称美国对中国不断增强的军事能力“感到担忧”。

美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震惊”“担忧”?

美国军方的说法是,这是一种改变大国间战略平衡的武器,而且美国已经落后。

根据《纽约邮报》的报道,美国正在开发自己的高超音速武器——但速度没有中国快。海滕表示,在过去5年中,中国进行了数百次高超音速试验,而美国仅进行了9次。中国已经部署了一种中程高超音速武器,而美国距离部署第一款武器还有几年的时间。

报道称,几十年来,美俄之间的核平衡取决于双方都没有能力成功发动首次打击。如果中国现在正试图发展先发制人的能力,那么这种核平衡将处于危险之中。

报道还说,与以可预测的弧线飞行并可被远程雷达跟踪的洲际弹道导弹不同,高超音速武器在飞行时离地面更近,使雷达更难探测。结合“中国正在建造的数百个新导弹发射井”,海滕告诉美国媒体,他认为中国人正在准备对美国发动出人意料的核攻击。

先不说海滕对“中国高超音速武器”的细节描述是不是真实可靠的,单是他得出“中国正准备对美国发动核攻击”的结论从逻辑上讲就很奇怪。因为美国媒体的报道都提到,自 1964 年以来,中国一直承诺不会在冲突中首先使用核武器。美国虽然表示不会对没有核武器的国家使用核武器,却一再拒绝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

“这种说法真是荒唐。我不敢相信美国是多么喜欢战争和宣传发动战争”,一个名网友在推特上专门引用报道中有关两国使用核武器原则上的区别,质疑海滕的观点。

实际上,美国官员和媒体最近为了渲染“中国威胁”真是拼了,什么逻辑、什么事实都可以抛到一边去。比如《纽约邮报》就说,在中国进行高超音速武器的试验后,美国开始在太平洋采取一些防御措施,正在关岛试验部署铁穹反导系统。

天呐,喊着高超音速武器难以探测,却又说用来对付巴勒斯坦火箭弹的“铁穹”是防御它的措施,这是什么神逻辑?

难怪有网民在文章的回贴中说:胡说八道。

于是,美国舆论场上出现奇怪的现象:

一方面是美国军方、政要及配合他们的媒体偏执地抛出各种中国武器厉害,构成重大威胁的“猛料”,试图为对抗中国完成社会动员。

另一方面在社交媒体上却是大多数美国网民对相关说法和报道的冷嘲热讽,他们嫌弃“贪得无厌的军工复合体又在要预算”,要求把更多的钱用在提高民众福利上。

“两个美国”的撕裂又找到新战场。对中国来说,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让他们说去吧。

苏格拉没有底6T6wu:本来和平时期就是卫星,战时即是导弹啊,美国也一样有的

鹊桥施工队队长:让敌人感受到恐惧,我们才会拥有到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