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增长跌破历史!我们的生育率,已经低于日本?

疫情影响年轻人生娃?

1

出生率跌破1%

生孩子这件事,似乎变得越来越紧迫。

就在最近,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中国统计年鉴2021》再次直戳这个现实。在一众事关国计民生的数据中,人口数据显得尤为扎眼:

2020年全国人口出生率为8.52‰,首次跌破10‰,创下了1978来的新低。

同期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仅为1.45‰,同样创下1978年以来的历史新低。

年鉴数据显示,相比2019年,2020年全国人口净增204万人——相比于前一年467万的增量,直接腰斩。要知道2012年,我国的出生人口增加一度超过了1000万人。

短短8年时间,中国的出生人口增长已经断崖式下跌。

▲图源国民经略

如果把时间再拉长一点,1987年,中国的人口出生率一度高达23.3‰,当年自然增长率也高达16.61‰。

和这个高点数据相比,2020年人口出生率仅有当年的1/3,自然增长率更是只有当年的1/10。

根据专家的预测,按照这个趋势,中国人口进入“负增长”的时间,最快会发生在:

2021年至2025年。

面对2020年全国出生人口的暴跌,有人把原因指向疫情。

例如,人口学专业期刊《人口研究》今年5月发表的一篇文章《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出生人口变动影响》就认为:

2020年初的疫情暴发严重抑制人们的生育计划,导致了年末的出生人口大幅下降。

在研究者看来,疫情之下,年轻群体的就业、收入状况不确定性明显加剧,婚育安排进一步延后或取消,女性的生育养育困境进一步加剧,多种原因加速了我国出生人口数量和生育率的下行。

但,疫情真的是主要原因吗?同样是疫情期间,新西兰的新增人口却走出了相反的行情。

新西兰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的一年里,该国新生儿数量比上一年有显著增加,新生婴儿数量创下2015年以来最高。

疫情只是表象,更关键的问题还藏在深处。

2

中国的生育率,已经低于日本

中国是在什么时候成为世界人口第一大国的?

一直以来,这个问题似乎都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但很多迹象都在表明,自有中华文明史以来,从夏朝至今,除去常年战乱导致的人口急剧下降之外,中国的人口数量似乎一直位于世界的最顶端。

在第一的位子上待久了,很少有人意识到,在跨过14亿大关后,中国的人口即将迎来历史性的转折点。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在1970年代开始施行计划生育政策后,中国人口出生率长期处于下滑态势中。

出生率之外,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1960年中国生育率达到5.7%。2016年,这一数字下降到了1.6%。而最新的七普数据显示,我国目前的总和生育率是1.3,也就是说,现在我国平均每个妇女只生1.3个孩子。

理想状况下,一对夫妇需要养育2个孩子,才能确保持上下两代人口的基本平稳。如果总和生育率低于1.5,那么扭转生育率下降趋势将会变得很困难,甚至不可能。

目前世界平均总和生育率是2.41,我国目前的生育率水平,不仅明显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甚至比“高龄少子化”的日本(1.34)还低。

生育率下降的同时,“老龄化”的飓风还在迅猛来袭。

2009年,中国60岁及以上老人的数量为1.67亿,占人口总数的12.5%。

2020年,中国60岁及以上老人的数量已经快速攀升到2.64亿,占总人口的18.7%。

而且,更严峻的是,按照IMF的预测,从老龄化过渡到深度老龄化社会,法国用了126年、英国46年、德国40年、日本25年,而中国很可能将在22年之内(即2023年)就进入到深度老龄化社会:65岁以上老人占比达到14%。(2020年我们就已经达到了13.50%)

中国有可能成为人类历史上,深度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国家。

IMF的人口模型预测,到2050年,每3.3个中国人中就将有1个是65岁以上的老人。

这将直接冲击我们的养老体系。在养老金采用“转移支付”的情况下,未来如果没有足够的年轻人缴纳社保,那么老年人的退休金来源也将慢慢枯竭。

养老之外,人口少子化老龄化还将带来更加深远的影响:低成本人口红利消失,劳动力成本上升,经济潜在增长率下降,未富先老,社会创新创业活力下降……

生育问题,正在成为这个古老民族最紧迫的问题之一。

3

年轻人,为什么不愿意生?

高层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峻,这一点,从政策风向的变化可见一斑。

从计划生育的放松,从“单独二孩”到“全面二孩”,再到现在的“放开三孩”。鼓励人们生育的大潮一浪高过一浪。

但年轻人似乎无动于衷。

早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人口专家曾估计这一政策将使出生人口峰值达到4995万。但实际上,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出生人口1786万人,仅比2015年增加131万人,到2019年出生人口甚至降至1465万。

鼓励生,为何大家却不生了?一个最大的原因,或许是——生不起。

有父母曾算过一笔账,在一个小县城,一个孩子从出生到大学最少要花费50万元。在一线城市,这个数字可能是200万。如果算上孩子留学,那更是一个无底洞。

在网络上,人们对于生孩子的恐惧甚至化成了一股“怨念”——

“没钱还想生孩子?进口奶粉和尿不湿的价格了解一下?”

“月薪三万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月薪5千的我已经精神结扎。”

“一年的工资不够买两平米学区房,难道孩子出生就注定要千军万马独木桥才能上个好学校?”

知乎上,一个网友的回答更是令人沉思:

“我已经很苦了,为什么还要生一个孩子让他来这世上受苦呢?”

何况,还有“三座大山”横亘在年轻人的面前:

1、高昂的房价。2004-2018年,房贷收入比(居民房贷余额/可支配收入)从16.2%增至47.6%,带动居民债务收入比(居民债务余额/可支配收入)从28.6%增至88.4%。房贷压力这么大,哪敢生孩子?

2、攀升的教育成本。1997-2018年中国公立幼儿园在读人数比例从95%降至43%,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公立幼儿园供给严重不足,家庭被迫选择费用较高的私立幼儿园,家长还得面临“家庭作业变成家长作业”的情况。生得起,实在是养不起。

3、持续上升的医疗费用1995-2018年,居民医疗保健支出上涨27倍,远超可支配收入9.2倍的涨幅。

房价、教育和医疗“三座大山”压顶,敢生孩子的都是勇士。

而且,一个更为残酷的现实是:有人不想生,有人连对象都没有。

珍爱网2018年终发布的《2018单身人群调查报告》显示,单身人群中有59.46%的人单身时长为3年及以上,超7成单身男女脱单被动,有三成理想结婚年龄为30至33岁。

晚婚晚育、单身丁克、不孕不育这“三把刀”更是进一步削弱了生育基础。

一边是加速滑向老龄化、少子化的人口危机,一边却是不愿生、不敢生的社会现实。

这是一个魔幻的世界,我们生活的真实世界。

4

尾声

如何鼓励年轻人生育,成了一个必须直面的问题。

就在上个月,北京朝阳区房管局发布了一则公告:“未成年子女数量较多”的轮候家庭,可优先配租公租房。

换句话说,年轻的“三孩”或者“二孩”家庭,优先享有最基础的住房需求。

这是全国第一个三胎家庭公租房配租政策。这样一个政策,出现在首都北京,示范效应不言而喻。

北京之外,生娃发福利,正在成为一股潮流,席卷中国大地。

在四川最南边的小城攀枝花,2021年6月12日及以后生育二、三孩的本地户籍家庭,每月每孩发放500元育儿补贴金,直至孩子3岁。也就是说,多生一个孩子,可以领取1.8万元的生育补贴。

甘肃省的临泽县更猛,不仅发钱,对生育二孩、三孩的本地户籍常住家庭,在城区购买商品房时还给予4万元的政府补助。

照着现在的趋势来看,攀枝花、临泽、北京,绝对还有“后继者”。根据攀枝花的补贴力度(生育补贴占人均可支配收比的13.6%),有媒体甚至算出了其他城市的补贴金额: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重复一下我的观点——

等哪一天,住房、教育、医疗这“三座大山”被真正掀翻之日,也就是人们欢欢喜喜生三胎之时!

媚媚的小屋h:进口奶粉?为啥买进口奶粉?

微涵4:要看生了多少数量,别看比例。

54188021PJJ:不看比例,光看数量毫无意义。比如你的工资比十年前翻了几倍,为啥还觉得生活困难呢。

小鑫3455:年轻人生活压力这么大,别说要孩子,结婚都不容易了